中新网6月5日电 据台湾“中央社”报道,台“监察院”公布财产申报。台北市长柯文哲今天表示,名下农地是因为他的爸爸希望他回新竹开业,自己财产百分之百都在太太陈佩琪名下。  柯文哲上午出席活动,会后接受媒体联访时,做上述表示。  媒体询问台“监察院”今天公布财产申报部分,是否有农地,且房产都归太太陈佩琪?  柯文哲表示,他在新竹有一块农地,因为爸爸一直希望他回去新竹开业当医生,那边可以当作休闲地方用,是爸爸很早以前的期望。  他说,至于自己的财产,他看百分之百都在太太名下,因为结婚第一天印章和存折都被没收,后来买的房子也都在太太名下。编辑:

新华社太原5月24日新媒体专电(记者 魏飚)记者从山西省阳泉市公安局获悉,近日手机微信圈及部分网站流传一段视频,反映车牌号为晋C57***白色丰田越野车驾驶员(疑似)持枪威胁他人。事件发生后,山西阳泉警方立即成立专案组展开侦查,迅速将视频内(疑似)持枪嫌疑人王某丹抓获,并查获一把电动玩具手枪。  经调阅视频、走访调查、询问现场相关人员,案件事实已基本查明:5月15日11点30分,违法嫌疑人王某丹驾驶车牌号为晋C57***白色丰田越野车行至盂县秀水镇秀水东街时,因前方办喜事放炮停车。在停车时,王某丹手持电动玩具手枪,比划左侧吕某某驾驶的晋CS6***黑色奥迪轿车内人员。随后在车辆启动后,王某丹怀疑在刚才比划时被吕某某辱骂,又从右侧超车别住吕某某的黑色奥迪,开门下车后再次持玩具手枪在车前向吕某某比划,后被他人劝离。网上视频所反映内容就是后一段的影像。  经公安机关检测核实,王某丹尿液呈阳性反应,为吸毒人员。王某丹所持的塑料电动玩具手枪,不具有杀伤力,现已被收缴。王某丹的吸毒、寻衅滋事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目前盂县公安局已依法对其处以行政拘留20天的处罚。 编辑:

中新社北京5月21日电(郭君宇)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21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针对有中国渔船被印尼方面炸沉一事,中方正在核实有关情况并要求印尼方就此作出澄清。  据报道,20日,印尼方面炸沉41艘涉嫌非法捕捞的外国渔船,这些渔船来自中国、越南、泰国和菲律宾等国。  对此,洪磊回应,中方对有关报道表示严重关切,正在核实有关情况并要求印尼方就此作出澄清。  洪磊说,渔业合作是中印尼互利合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中方一贯要求印尼方以建设性态度推进两国渔业合作,切实维护中国企业合法权益。(完)(原标题:中方要求印尼方就炸沉中国渔船作出澄清)编辑:

新京报快讯(记者邢世伟)5月28日,位于深圳的最高法院第一巡回法庭举行“走进一巡 感受法治”为主题的公众开放日,这也是最高法首次在京外举办开放日活动。来自香港、澳门、台湾以及第一巡回法庭辖区内的广东、广西、海南三省律师界代表、深圳本地的社区居民和学生代表首次走进第一巡回法庭。  记者在开放日现场看到,公众代表们在参观法庭后,旁听了由最高法院第一巡回法庭庭长刘贵祥主审的一个特许经营合同纠纷案件。  最高法院第一巡回法庭副庭长孔祥俊透露,从今年2月第一巡回法庭开始正式审案以来,共审理200余件案件,巡回法庭接访涉法涉诉信访事项5000余件。  最高法院第一巡回法庭是最高法院派出的常设审判机构,主要审理广东、广西、海南省的跨行政区域重大行政和民商事案件等。第一巡回法庭作出的判决、裁定和决定,代表最高法院。(原标题:

幸存者是如何逃生的  “兄弟俩”三小时的生死漂流  胡坚跃和谢勇(化名)家乡的距离大约200多公里,一个在上海,一个在镇江。他们的年龄,一个56岁,一个63岁。  5月28日,他们分别从上海、镇江出发,赶到了南京五马渡码头,登上了船身印着“东方之星”四个字的游轮。   胡坚跃,住在“东方之星”左侧三等舱的105房间。  晚饭后,给家里的老母亲和姐姐打了电话。房间里很闷热,他计划上四楼的甲板,吹吹风乘个凉。因为下雨,就下到三楼大厅看人打麻将。  谢勇夫妻俩,与一对来自无锡的母子,住在二等舱429房间。外面吹风下雨,谢勇从外面收衣服回来晾。  据谢勇介绍,事发时,他站在房间的厕所门处,茶几上的杯子倒了,他上前去扶,没扶住。很快,他被“甩”到了墙上,窗户铝合金与玻璃摩擦撞击,响声刺耳恐怖,紧接着“一股像消防水龙头冲出的水,冲在我背上。”  “当我再抬头看时,看到了‘天’。”谢勇说。  这一边,“突然桌上的麻将开始动,跟着桌子也开始倒。”胡坚跃说,太快了!他毫无准备地、意外地被抛出去,进了水中。  在水流的作用下,头冲出了水面,他幸运地抓住了一个发着荧光的救生圈。  被水冲出窗户的谢勇,在水中挣扎时,喝了几口水。他说:“那时我很冷静,想着要到水面,赶紧离开船,不能被它带下去。”  谢勇不像胡坚跃那样幸运,没有“碰巧”抓住救生圈。他只能顺着水向右边快速游走,离开船体。  抓到救生圈的胡坚跃,把手臂套进圈上的绳子里,顺着水漂。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他又发现了一个救生圈,抓住后,从头套进身子,继续顺水漂流,在漆黑的夜里喊了几声“救命”。  “从水里出来,我也听到几个喊救命的,声音不大。”胡坚跃说。  谢勇在水中艰难地游着,他发现前面有个闪着荧光的救生圈,奔着游了过去。  “我漂着漂着,突然一只手搭在我的救生圈上。”胡坚跃跟记者比划当时的情形。“当时心里很紧张,我觉得他也很紧张,我怕他抢我的救生圈,都没有说话。”  “那种情况下,一个救生圈,两个人够不够用?如果对方不给,争抢就都危险了,我不说话。”谢勇说。  两个人沉默着,都搭着救生圈,继续往下漂。  谢勇担心一个救生圈承受不住两个人的重量,他的双脚不停地划水。过了不知多久,他抓住了一个漂流物,一个船上的塑料桶,胡坚跃把塑料桶套在了脚上,继续游。  江面上,来来往往有不少的船只。他们对着船只拼命喊救命,但是距离太远,都没有回应。  “喊了很久,两个人都累得喘粗气了。”谢勇说。他对胡坚跃说“我们轮流喊吧,你喊两声,我喊两声,我先喊。”  谢勇回忆,大约过了一会儿,他们漂到一个“方方的东西”旁。他脑袋很清醒,抓住了它,“我抱着,摇都摇不动,这下我踏实了,我们有救了”。  后来,他们从海警那里得知,这个“方方的东西”是航道里的航标灯。   兄弟俩就抱着这个航标灯,两个人敲击它,呼救。  雨还在下,不过小了些,看到江面上的船只,他们拼命地呼救。有一艘船靠近,船上的灯光还照到了他们。胡坚跃借着灯光瞄到了谢勇的样子,“一个60岁左右的老头”。  “我们呼救了,但是船走了,可能没看到我们。”胡坚跃说,我们相互打气,叫对方挺住。过了一会儿,一艘船的灯光又照到了他们,  “船上的人好像看到我们了!我们一边敲一边喊救命。”胡坚跃回忆。  “隐约看到船上的人打了电话,我估计是报警了。”胡坚跃对记者说。  又一次与被救的机会错过,“兄弟俩”心里都有些失望。胡坚跃转念一想,还有机会,他们继续鼓励对方,“挺住”。  据胡坚跃回忆,大约过了20多分钟,一艘海事船开了过来。  一起漂流了大概3个小时的兄弟俩,被海警救上了船。  披上海警给的毯子,死里逃生的“兄弟俩”坐下来说话,回顾相遇前的经历,并相约要保持联系。  妻子沉在了船里的谢勇说:“1982年跟老伴儿结婚,34年了……”他停了会儿,“这么大的灾难,400多个家庭,有的一家几口都没了,那个3岁7个月的小女孩,特别可爱,小鼻子翘翘的,在船上几天蹦蹦跳跳,很活泼,也没了……”  谢勇哽咽着,说不下去话。(原标题:“兄弟俩”三小时的生死漂流)编辑:

分类:情感

时间:2016-07-12 09:1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