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京津冀今起迎入汛来最强降雨 北京大部将普降暴雨  中新网北京6月21日电 根据气象预报,21日至24日,京津冀等北方多地将遭遇强降雨过程,这将是今年入汛以来京津冀迎来的最强的一次降雨过程。专家分析,此轮降雨很有可能形成上述地区2011年以来最强的一次“冷涡暴雨”。    根据气象预报,21日开始至24日,京津冀地区自西向东将出现一次强降雨天气过程。其中,最强降雨或将出现在21日夜间至23日,河北中北部、北京及天津累计降雨量级可达大雨到暴雨,局地大暴雨,短时雨强较大。  据介绍,此轮以京津冀为中心的降雨具有累计雨量大、降雨时间长、局地降雨强的特点。就北京而言,22日至23日,北京大部地区将普降暴雨,西部和北部沿山有大暴雨,局地还会伴有冰雹、短时大风、短时强降雨等强对流天气。  气温方面,从22日开始北京的气温将呈现“断崖式”下跌,22日和23日最高温仅有25℃,周末双休日最高温也只有28℃-29℃。  另据河北省气象台消息,此轮降雨是河北省今年以来的最强降水,22日降水量将达到顶峰,降水过程还将伴有明显的强对流天气。值得注意的是,根据预报,河北省东北部个别地区甚至可能会出现6月极端降水。    据报道,中国天气网首席气象专家李小泉的分析,造成京津冀地区此次暴雨的主角是一个从蒙古国东移而来的巨大低涡。  李小泉解释,低涡是高空中心气压较低的空气涡旋,低涡中有较强的辐合上升气流,可产生云雨天气。当它在低纬度以较强形式出现时,就是我们熟知的台风;而在中高纬度出现时,就是雨雪“制造机”了。  也有专家将此次降雨称为“冷涡暴雨”。根据现有的气象资料分析,这场冷涡雷雨正值副热带高压北抬期间,而且冷涡深度南下,有西南、东南季风的水汽支援,有华北平原长期高温的能量支持,很有可能形成2011年以来最强的冷涡暴雨。    6月20日上午,国家防总副总指挥、水利部部长陈雷主持会商,分析研判当前雨情水情汛情形势。  针对北方即将面临的强降雨过程,陈雷称,据预测,华北地区此次将出现今年以来最强降水过程,北京、河北等地局部降水量可能接近或超过历史同期极值,防御难度大。  陈雷强调,要立足最不利情况,超前安排部署,落实突发重大汛情防御预案,预置抢险队伍和物资,及时启动应急响应,提前派出工作组专家组加强指导,确保防洪安全。  面对今年入汛以来的京津冀地区的最强降雨,公众有哪些事项需要注意?  专家提示,本次过程伴有激烈的强对流天气,公众需注意防范雷电、大风及短时强降雨可能带来的危险,发生强对流天气时,勿在室外逗留。  同时,还需注意及时关注最新的临近预报和路况,驾车减速慢行,避开积水路段。为避开滑坡、泥石流等次生灾害的风险,公众一定要避免去山区、河谷等危险地带游玩。  另外,降雨天气过后,京津冀地区的气温将再次反弹。根据天气预报,6月25日北京的最高气温将从24日的25℃骤升至30℃。(完)责任编辑:

央视网消息:昨天我们关注了湖南怀化辰溪县城被淹情况,进出县城的两条道路中断,辰溪县城成为孤岛。目前沅江辰溪县城段水位已超警戒水位7米左右,水位还在持续上涨。辰溪县城目前情况如何?托口电站泄洪的洪峰是否已经过境?水位为何还在持续上涨?低洼地带人员是否都已转移?央视前方记者李艳君为您带来最新报道。  央视记者 李艳君:我所处的位置位于前往辰溪县城的6公里处,昨天我们还在5公里的地方,今天已经后退了1公里,反而离县城更远了,现在水位还在上涨过程中。  央视记者 李艳君:今天上午辰溪县城整条道路两旁的房屋、稻田都被淹在洪水当中。现在托口电站泄洪形成的洪峰,昨晚8点钟已经过境辰溪县。因为昨天辰溪县上游又迎来了一次强降雨的过程,所以导致辰溪县沅江段出现了第二轮洪峰,洪峰的叠加导致了现在辰溪县的水位还在上涨的过程中。  央视记者 李艳君:据了解,辰溪县的县城分为新、旧两个县城。旧县城地势比较低洼,整个县城80%的地方都已经被淹。新城区的部分地段也开始进水,新、旧县城都处于停水、停电中。  央视记者 李艳君:托口电站泄洪预计转移人口3万人左右,但由于洪峰的叠加,转移人口超过十万人。大部分人选择投亲靠友的方式进行安置,还有一部分人集中安置在新县城地势比较高的地段,比如像高腔剧院等。现场发放了基本生活物资,保证大家的基本生活。第二轮洪峰在今天中午12点过境辰溪县。辰溪县城沅江段警戒水位120米,最高水位会涨到127.9米,超过警戒水位7.9米。这对辰溪来说是一个严峻的考验,现在大家都已经准备好了。责任编辑:

5月17日下午,黔南州召开领导干部大会。贵州省委组织部副部长郑德川宣布省委决定:唐德智同志任黔南州委委员、常委、书记;龙长春同志不再担任黔南州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另有任用。     1981.09--1985.08中国人民大学计划统计系国民经济计划专业学习     1985.08--1992.02 贵州省计委综合处工作员、科员     1992.02--1993.08 贵州省计委正科级秘书   1993.08--1996.07 贵州省计委综合计划处副处长     1996.07--1999.03 贵州省政府办公厅业务二处副处级干部、计划建设处副处长     1999.03--2001.01 贵州省政府办公厅计划建设处处长     2001.01--2003.07 贵州省政府办公厅秘书五处处长     2003.07--2011.02 贵州省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厅党组成员     2011.02--2011.03 贵州省政府党组成员、办公厅主任、党组书记     2011.03--2015.09 贵州省政府秘书长、党组成员、办公厅主任、党组书记    2015.09--2016.10 贵州省政府秘书长、党组成员、办公厅党组书记  2016.10 贵州省政府秘书长、党组成员、办公厅主任、党组书记  (简历来源:贵州省人民政府网站)  来源: 动静贵州责任编辑: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白云怡]据中国外交部消息,18日在中国贵州省贵阳市举行的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DOC)第14次高官会上,中国与东盟十国外交部高官审议通过了“南海行为准则”框架。   据了解,在此次高官会上,各方就全面有效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加强海上务实合作以及“南海行为准则”磋商等议题进行了坦诚、深入的探讨,取得了积极成果。会议审议通过了“准则”框架,各方积极评价达成“准则”框架的重要意义,强调这是整个“准则”磋商的重要阶段性成果,各方将继续以建设性的态度推进磋商工作,力争在协商一致的基础上早日达成“准则”。责任编辑:

原标题:大型游乐设施故障伤人频发 专家:设施生产者首先担责  门诊问题  为何游乐设施伤人事故频发?  门诊专家  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陈华  山东科技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刘明明  ◇大型游乐设施作为特种设施,其安全涉及设计、制造、安装、维护、使用、检测、报废、监督等多个环节,任何环节的失误都可能会导致事故发生。  ◇发生事故后,游乐设施生产者首先应对产品承担质量责任;游乐设施运营商存在过错的,要承担赔偿责任;游客自身存在过错的,运营商或场地方可在其过错范围内免责。  ◇游客可从两个层面维权:一是行政途径。可以向工商、质监等部门投诉维权。二是民事途径。游客因游乐设施发生事故而遭受人身或财产损害的,可以向运营方或管理方提起侵权之诉。  ◇防止游乐设施发生伤人事故,关键在于行之有效的监管体系。  2017年3月11日《新快报》报道一起旋转飞椅半空突然坠落事件,再次引起舆论对游乐设施安全的高度关注。据悉,3月9日晚,甘肃西和县庙会发生一起流动性游乐设施故障,造成9人受伤,经初步诊断,1人为重伤。事发后,游乐设施业主被警方带走调查。另据新华社2月4日报道,2月3日14时,重庆丰都县朝华公园内一女性市民在乘坐游乐设施“遨游太空”时发生意外被甩出,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而《新京报》2月11日报道,河北邢台一公园游乐中心过山车项目发生事故。一女性游客在乘坐“疯狂老鼠”时,疑因安全带断裂,从高空摔下受伤。家属称,伤者全身多处骨折,伴有呕吐、咳血症状……  本应给游客带来惊险感官体验的大型游乐设施,为何伤人事故频频,成了“惊悚”体验,甚至让游客付出生命代价?这其中,游乐场、设施运营商、制造商、场地提供方又该分别承担什么法律责任?游客该如何维权?为此,笔者采访了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华和山东科技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刘明明。  刘明明认为,大型游乐设施作为特种设施,其安全涉及设计、制造、安装、维护、使用、检测、报废、监督等多个环节,任何环节的失误都可能会导致事故发生。目前,我国已经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特种设备安全法》《特种设备安全监察条例》《大型游乐设施安全监察规定》《大型游乐设施安全管理人员和作业人员考核大纲》《大型游乐设施设计文件鉴定规则(试行)》等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安全技术规范、国家标准的五级法律法规标准体系。  但从发生的这几起重大事故看,直接原因大多是维护和操作不当导致,反映出游乐设施运营企业安全管理不到位,该落实的安全管理制度没有落实,未能及时发现和消除安全隐患。如重庆丰都朝华公园游乐设施事故,据报道,经前往现场的重庆市特种设备相关专家勘验和分析,初步查明事故原因为游乐场相关人员未按规范操作。事故中,乘坐者就座后,压肩护胸安全压杠未推到位,没有压实,安全带未系紧,在设备运转中造成乘坐者在离心力作用下,从压肩护胸安全压杠下滑出拉断安全带甩落。该起事故也折射出相关监管部门常态化的监管机制不完善,无法实时掌握企业安全运行状况,监督整改机制未发挥作用,多种因素共同导致了事故发生。  发生事故后各方如何承担责任  陈华认为,游乐设施生产者首先应对产品承担质量责任。大型游乐设施属于特种产品,生产者必须具备相应的生产资质,产品也必须符合国家规定的强制质量安全标准。出售产品时,生产者除了需向购买商提供设计文件、产品质量合格证明、使用维护说明文件以及安装技术文件等资料之外,还需履行必要的安全告知和培训义务。如果产品质量不合格造成游客人身或财产受到损害,生产者应承担相应的侵权法律责任。销售者明知是不合格产品而销售的,承担连带责任。属于生产者的责任,销售者赔偿后,可向生产者追偿。  其次,游乐设施运营商存在过错的,要承担赔偿责任。根据《大型游乐设施安全管理人员和作业人员考核大纲》要求,游乐设施运营商须具有相关的安全运营资质,更要对设施的正常运行承担安全保障义务,包括落实安全管理规定,对工作人员进行安全操作培训,进行日常安全检验、检查和维护,接受安监等部门的安全监督检查,指导游客正确使用游乐设施等。如果安全管理规定不落实或安全培训不到位,造成工作人员操作失误,导致乘客因此受到人身损害的,则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造成重大人员伤亡事故的,直接责任人和公司负责人还将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游乐场地提供者如果明知设施运营商没有安全资质,仍然提供相关场地供其运营的,应依其过错程度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此外,游客自身如果存在过错的,运营商或场地方可在其过错范围内免责。如果游客在游玩过程中不遵守相关的操作规程,比如擅自解开安全带,不听劝阻擅自自拍,导致自身受到人身损害的,则在其自身过错范围内,游乐场和游乐设施提供方免除赔偿责任。但是因乘客过错导致游乐设施或他人受到损害的,行为人需承担过错赔偿责任。    刘明明认为,游客可从两个层面维权:一是行政途径。游客如果发现安全隐患或者安全事故没有造成损害后果,可以向工商、质监等部门投诉维权。二是民事途径。如果游客因游乐设施发生事故而遭受人身或财产损害,可以向运营方或管理方提起侵权之诉。  陈华表示,游客要养成保留证据的意识。比如,使用游乐设施的门票和付款凭证等,要注意保留好能够证明与游乐设施提供商形成合同关系的证据。一旦发生意外,可以减少取证的难度。到医院接受治疗的,还要注意保存病例、伤情鉴定、住院发票等相关证据,必要时,应当请专业人士及时介入。  陈华认为,防止游乐设施发生伤人事故,关键在于行之有效的监管体系。一是建立对大型游乐设施运行状况的动态监测机制,实时掌握设备安全运行状况,及时发现并排除隐患。二是加强对从业人员审核,开展常态化的安全教育和培训,杜绝无证上岗、带“病”上岗。三是强化对游乐设施运行企业落实安全管理规范的监督检查,督促建立健全完善的安全运营和应急处理机制。四是加强不定期检查抽查。重点检查游乐设施运行企业安全主体责任落实,作业人员持证上岗,定期检验设备和安全保护装置等情况,发现问题,及时督促整改。五是重点做好节日期间大型游乐设施的安全防范措施,完善节日期间的应急值守工作。六是加大普法力度,通过典型事例和形式多样的安全知识普及活动,让公众了解相关防护知识,提升安全意识。  “对游客而言,也要增强自身的安全意识。”陈华说,在游玩前,一定要查看安全操作规程,弄懂注意事项,搞清一旦发生紧急情况的处置程序,仔细检查安全带等是否系牢,确保各项安全保障到位。游玩时,要服从现场工作人员指挥,遵守安全管理规定,不要违反规定擅自作出危险举动,以免造成危险。责任编辑:

分类:娱乐

时间:2016-05-04 01:11:05